用改革撼动“减负”怪圈

只有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、分数是升学唯一指挥棒的现状,才能真正撼动“谁减负谁倒霉谁挨骂”的怪圈

  开学在即,学生减负的话题又热起来。日前,教育部公开发布《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》的征求意见稿。其中,包括“零起点”教学、小学不留书面式家庭作业、均衡编班、一至三年级不搞统一考试等严格要求。

  学生负担重逾山,被诟病有年,几成过街老鼠。此次教育部拟出台“减负十条”,希望给孩子们“卸卸担子”,是得民心孚民意之举。从社会反映来看,颇多肯定和赞赏。但也有专家和家长表示:教育改革很难一蹴而就,“减负”要真减下去,还有待更加全面、综合、系统的制度安排。

  此前,隔个三五年便会有数瓢凉水泼向逼近沸点的应试教育,好让学生们缓一缓,但总有杯水车薪甚至是火上浇油之憾。比如,取消了小升初统一考试,但标准化考试没了,竞争名校犹存,社会上各路学科竞赛及考证热一路飙升,逼得小学生一窝蜂地提前去学中学生的课,负担不降反升。又比如,严禁开奥数培训班,社会上便涌出五花八门的“智力训练”、“思维游戏”、“脑力开发”等培训课程,新瓶装旧酒,负担依然很重。有效的举措,倒是规定体育成绩计入中考总分,家长们才慌了手脚,逼着孩子在繁重的课业中挤出时间跑步,倒也多少收到了锻炼身体的功效。

  这样看来,“减负”不能为减而减,唯有与应试的现实挂起钩来,才有效果。毕竟,终点就高悬着一根应试红线,谁敢在起点慢吞吞踱步,谁又能安心在中途学那大意的兔子歇脚乘凉呢?

  这也说明,只有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、分数是升学唯一指挥棒的现状,才能真正撼动“谁减负谁倒霉谁挨骂”的怪圈。人们记忆犹新,南京几年前一度高考成绩滑坡,很多人都把账算到推行素质教育上去,家长们一片怨言。由此可见,应试教育的魔力不容小觑,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和顽固。

  课业负担何以积重难返?这背后,有一个层层递进的社会怪圈:如果中考和高考仍唯标准化考试的马首是瞻,如果学生不进名校就难以顺利就业,如果独生子女们承载着整个家庭力争上游的全部希望……这么多的纠结之下,要赶走应试这只“老鼠”,真正实行素质教育、让孩子们快乐学习,绝难毕其功于一役。

  要减负,就得扼住应试教育的咽喉,找出它的“七寸”来。对小学生而言,最大的学业压力,其实就来自明令不准考试的“小升初”。各地热门初中的敲门砖,不是奥数就是英语。而能否进入热门初中,又是进入高中名校、乃至以后大学名校的重要门槛。所以,如果小升初的现状不改变,如果优质教育资源依然炙手可热,小学生的负担就很难减下来,甚至像《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》征求意见稿中所提醒的那样,出现“学校减负、社会增负”“老师减负、家长增负”的怪相。只有如一些专家建议的,基层教育行政部门真正肩负起责任,“认准目标持之以恒地向前走”,严格就近入学,逐步取消重点校、重点班,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,才能把减负这项造福孩子、呵护未来的工作落到实处。

  就在电台播报“减负十条”征求民意新闻的下一条,便是某地知名幼儿园竞争激烈,面试排队踊跃,最小报名者“年方”8个月。

  为孩子们减负,任重道远。